“中国崩溃论”已经崩溃,但仍要努力构建自己的话语体系 _军事_中华网
“中国已经探索出自己的发展模式,虽然面临很多挑战,但中国不可能崩溃,而会更上一层楼。”“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认知大致是类似的,本质是相通的,但是在形式上有所不同。”“面临西方媒体的刻板印象和偏见,我们应该如何打破不利的舆论局面,构建我们自己的话语权?”11月23日,在东方卫视《这就是中国》第81期节目中,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研究员郑若麟先生一起对“中国崩溃论”的出现与失败进行解读。以下为观察者网根据节目内容整理的文字稿。张维为: 大家知道,过去这几十年西方对我们国家围攻得非常厉害,甚至反复地预测中国将崩溃。2012年的11月,也就是我们十八大召开的前夕,我在伦敦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的采访。主持人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,你觉得中共还会有十九大吗?我笑了,说:“过去这么多年,你们对中国的政治预测哪一次是对的?我一个人的预测都比你们预测得准。”西方主流的政治学者、媒体人、智库的指导思想还是“历史终结论”和“西方中心论”。只要中国的制度和做法跟西方不一样,中国就不对,就要走衰和崩溃。回头看,美国今天对中国之所以如此恼羞成怒,我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原来以为对中国的“颜色革命”就要成功了,却发现十八大以来,中国发展的势头越来越好,越来越猛,大踏步地迈向世界经济和政治舞台的中央。西方的政客、智库、媒体大都还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,我们国内一些被西方话语洗脑的学者和智库也没有想到这一点。于是就出现了今天美国的这个情况:不知所措、进退失据、心乱。他们一会儿制裁华为,一会儿关闭孔子学院,一会儿吊销中国学者签证,一会儿宣称中美之间是不同种族的竞争,还要求经济脱钩。但不争的事实是,西方的“中国崩溃论”已经崩溃。在今天这样一个时间节点,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过去30来年西方这个所谓“中国崩溃论”的演变过程,我想大致可以分为四波:第一波是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。西方先是预测春夏之交的风波后中国要崩溃。1991年前后苏联解体,东欧崩溃,他们又预测中国会步苏联的后尘而分崩离析。这期间影响最大的理论应该是美籍日裔学者福山提出的“历史终结论”。1989年,他在美国《国家利益》杂志上发表了《历史的终结?》的这篇文章。在它的基础上,他的书《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一人》于三年后出版。他认为,人类社会发展到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制度以后,意识形态的历史就终结了。在这三年期间,正好发生了苏联解体、东欧崩溃、美苏冷战结束这些事件。一切似乎都印证了福山的观点,使他声名大噪,他的观点也被广泛接受。他提供了一种宏观叙事,就是凡是与西方不一样的政治制度,都是没有前途的。许多预测中国崩溃的文章和著作都反复引用这个观点。当然,后来的历史发展,特别是中国的迅速崛起、“颜色革命”一次再一次的失败和西方模式的一路走衰,使福山讲的“历史终结论”日益成为国际笑话。第二波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至2001年左右。大约从1994年开始,西方注意到邓小平不再公开露面了,随之开始预测邓小平之后中国可能会“内斗不断、天下大乱”;他们又预测1997年香港回归后,香港的繁荣将一去不复返,还认为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会造成中国崩溃。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

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